NEWS
公司动态

学霸(林飞凤)的CPA之路

随笔一记

——CPA有感

87364134583886290.jpg

许久不曾写东西了,不是不喜欢,却是怕底子太薄写出来的东西“丢了味”,反倒文不达意了。说及CPA考试心得,说实话估计我的本事也只够同辈间的相互切磋,对于各位前辈而言应是不值一谈了,何况同辈中还有楚婷等高人。这次以接令也是与大家相互探讨为由,不顾脸面地提笔,跟大家嗑叨几句,拙劣文字,还望大家海涵。

首先,我觉得考试目的不同,会直接导致采用的备考方法不同。于我而言,备考的前5分之4的时间主要是为了学而考,后5分之1的时间主要是为了考而考。而对于不同科目,又略有细分,于会计和审计而言我基本是完全为了学而考,而对于战略而言可能更多地是为了考而考。然而,啥是为了学而考,我的定义是从基本的概念出发,深刻理解其中的含义,从根到叶均吮吸一遍。如同学完会计,总该知道收入与利得、费用与损失有什么区别。而为了考而考则是从应试出发,删掉旁枝,只留下主干(即考点)。

接而,对于备考方法,我总结为:把书读薄,把书读厚。第一阶段先把书读薄,依据自己的思路用最简洁的字语构建每一科每一课的知识要点(简称做笔记,如同学税法时每种税大致按了“对象-税率-计算-优惠-征收管理”线索整理),这样做的结果是将几百页的书或者课件变为十多页的笔记。然后在第二阶段把书读厚时,以这十多页的笔记为出发点,发散地去回忆或者再次复习那几百页的知识。

至于辅助工具,个人总结为:一课程、一老师、一习题,时间有限还是不要“滥情”为好。由于我总爱提一些奇奇怪怪的问题,所以我是狠下心正正规规地报了个网校,我个人还是挺享受备考过程中跟东奥老师各种“掐架”的,只是银子花得比较心疼。如果是喜欢“路还是自己一个人走”的,个人观点花个十来块在某宝上买个课程就好了,当然个人财力已达到“促进中国经济发展”的水平的除外。另外,我个人觉得,注会的教材适合学过后用欣赏的眼光回眸,去发现它的美;而对于入门者效率较低,由此我是直接抛开教材选择了课件学习。至于习题,个人觉得若想有些许把握不卡在60分线上的,个人认为比较必须,毕竟“实践容易发现”(要知道试题遍地是坑),但是一本习题已足以。对于各网校老师,个人感觉会计张志凤老师、审计范洪亮老师、财管闫华红老师、税法刘颖老师思路都比较清晰可见,战略吕明老师比较简洁明了,反正我还是很感谢这些老师们令我的效率得以一定程度的提高。

考试已成历史,转身回眸,CPA并非难懂学问,而是财会基础知识,若是望而生畏或只因其量多面广耗时长。备考的过程,说“享受”那是逗你玩的,它的意义或许在于让我明白了“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儿”;当然,我曾说过CPA于那时候的我有一个重要的利用价值是帮我“自己骗自己”(文曰:重塑信心)。但不管何种说法,早日定下“自己为啥要考,所以得考到何种程度”应该还是有点作用,此文曰:有了前进方向。如此,便可以时常提醒自己“自己作的孽,含着泪也要把它作完”,于是偶尔用“梦想总是要有的,万一见鬼了呢”聊以自慰,偶尔用“比你优秀的多的人还如此努力,你努力还有什么用呢”嘲讽生活,备考日子很快地便也痛苦并快乐着过去的。

猛然停笔,须说声抱歉,或许因前一阵子偷闲看了些现实主义的文字,仍未走出作者“刨的坑”,所以言语间“鸡汤夹加着毒鸡汤”,又或许这是90后(俗称垮掉的一代)所本真的性情。猛然想起罗曼.罗兰的那句“世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在认清生活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

夜已深,黄毛丫头便也就此罢笔。

最后,希冀并祝愿着在中天粤的大家庭中,向着各位老师学习,咱一块共同努力共同进步!

                                                                                                                                                                                                                                                                                                                                                                                                   林飞凤

                                                                                                                                                                                                                                                                                                                                                                               记于2016年12月9日二十二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