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公司动态

获奖征文欣赏 《一封尘封已久的情书》 作者 冯庆芝

一封尘封已久的情书

作者     冯庆芝

凤凰花开-冯庆芝.jpg

  他坐在教室里,正在写一封情书。  一封凝聚了他两年爱意的情书,一封他不拟送达收信人的情书,也是一封可能无人阅读的情书。  “我将纸条偷偷塞进你桌子边,那是一个隐蔽的角落,我将我对你的喜欢埋入我心底……”他抬起头,教室空无一人,窗外的凤凰花正尽情开放,“叶如飞凰之羽,花若丹凤之冠”,满树红花,火红的花朵极香尽艳地傲立枝头。曾经以为自己喜欢的是凤凰花般娇艳欲滴、众星捧月的女孩,可到头来,喜欢的却是如菊花般淡然的她。  初见面时,凤凰花开已过,只留下枝繁叶茂的树荫,洒下一片阴凉。她正站在凤凰花树下,一袭黄裙,亭亭玉立,眸如晨星,三分清冷,三分漠然,三分慵懒。他历来认为女孩穿白裙才出尘脱俗,但那一刻却觉得黄裙别有风情。  他偷偷打听那女孩的情况,发现她和他都是刚入学的新生,且在同一班,名“美佳”,并不诗意,但又何妨?他已经越来越鄙视自己以前的喜好。美佳不太合群,喜独来独往,虽在同一班,彼此认识,但偶然路上碰面也仅瞟他一眼,偶尔淡然一笑,他便喜不自禁。  曾经在她面前努力表现自己。一日集体游公园,美佳的好友想玩过山车,美佳陪她玩。车在回环顶部时,女同学呱呱大叫,美佳默不吭声,脸色铁青。老师在旁看到赶忙让人把过山车停下来。美佳下来后,他自告奋勇地和几位同学上了过山车,神定气闲地转了几圈,转完后面不改色的下来,瞥一眼美佳,却发现她完全没注意到他。  他是年级的篮球高手,常常带领同班同学夺得篮球年级冠军,甚至有次还打败高年级对手。每每投篮成功,掌声、欢呼声响起时,他都假装不经意一瞥,却没看到美佳流露出欣赏之情,仍是淡漠的神情。  丘比特啊,为什么只射了我一箭,却忘了射她一箭呢?  在饭堂吃饭时,他尽量坐近美佳,希望美佳会注意到他,和他说一句话,或对他一笑。可惜美佳从未注意到他的存在,而餐桌也目睹了他周而复始的希望-失望、希望-失望、希望-失望的情景。课间,他望着她的背影,揣摩她的思想……  一处完全陌生的所在,万丈悬崖,脚底一片浓雾,深不见底。美佳离悬崖边太近,正往下滑。他急忙伸出手抓住她,才把她拉上来,惊出一身冷汗,却发现只是一场梦。醒来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够成为拯救她的英雄,但细想还是不愿她经受如此惊吓,平安就好。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 生与死的距离  而是 我站在你面前 你不知道我爱你”,他常常独自背诵这首诗,发现诗很好地描写了他的心境。但这首诗很快就提到“彼此相爱”了,因此他只能忽视了诗的中间部分,直接读到后半段“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 瞬间便无处寻觅  而是 尚未相遇 便注定无法相聚”。  诗中描写的彼此相爱,他不敢有此奢望。他的心愿,远远地看着她已足够。转眼两年已过,凤凰花开,又是一年离别时。他虽高二,却要因父母工作的变动到另一个城市,以后可能永不再见了。  这封情书记念了他两年的苦恋,也是一次告别:我喜欢你,却可以没有你,只希望你能平安快乐地活着。  此生必言别。  他把情书塞进美佳课桌的缝隙,她会发现这封情书吗,其他人会发现吗?对于他已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已不再介怀。  他走出教室,室外碧空如洗,阳光明媚,一如那正灿烂盛开的凤凰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