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公司动态

获奖征文欣赏 《吻》 作者 胡泉军

作者  胡泉军

《吻》 作者 胡泉军.jpg

他是四川人, 40岁,农民工,无父无母,未婚单身。

他来广州几年了,一直在工地搬砖,从这个工地搬到那个工地,按部就班、无欲无求。直到那天在街的转角处遇见了她。

她是一个漂亮的贵州姑娘。17岁那年,被卖给了一个广州大龄男人做妻。2年后儿子出生,又过2年,她的男人在一次街头械斗中丧生。

  她既当爹又做妈拉扯着儿子,她也曾想给儿子找一个爹。但是婆家强烈的反对让她无所适从,特别是婆婆凶恶的眼光,想想都让人害怕。

  她从不曾想到,她会爱上这个男人,比自己大很多、一无所有的男人。这次,她顾不得那么多了,她要为自己活一回。

  自从认识她后,他感觉全身都有使不完的劲,用不完的力,40年来第一次觉得自己活得很好。为了能见到她,他辞去了搬砖的工作离开了工地,在她婆家附近推车卖水果。他每天都守在这个能偶尔见到她的地方,日晒雨淋,风雨无阻。哪怕城管一次又一次砸烂他的水果车,哪怕她的婆婆围着他的水果车一天又一天骂街,哪怕有时很长时间都见不到她的身影。

如果能听到了她的声音,他会兴奋一整天。如果见到她本人,他觉得自己是这个世上最幸福的人。如果十天半个月没有她的消息,他会焦急万分,失魂落魄,好像死了一样。为了尽量不让她婆家的人碰见他们,他们约好,每个月见一次面。一年多来,他们都是这样,在等待中煎熬,在煎熬中等待。

  今天又是他们见面的日子。他半夜就睡不着了,一整天都魂不守舍,心早已飞走了。下午,她带着她的儿子终于在街的转角处出现了。他不顾一切迎了上去。看到她憔悴的身体,他心如刀割;看到他焦虑的脸,她泪流满面。他们紧紧的抱在一起。

  许久,她拭擦眼角流不干的泪水告诉他,她要结婚了,她婆家的人已经同意她带着儿子嫁给隔壁的老王了。晴空霹雳,撕心裂肺。他知道他们结束了,他要失去她了,她再也不属于他了,他的世界开始塌了,开始崩了,开始没了。从今以后他们的世界里再也不会出现对方的身影了。他紧紧的抱着她,嘴唇深深地贴在她的嘴唇上。他深情地吻着她,最后一次吻着她。   

  没有走过沙漠的人,不知道水的甘甜;没有经历过寒冷的人,不知道太阳的温暖;真正爱过的人,才知道离别的伤心欲绝。

鸟儿栖息为他们掉泪,行人驻足为他们叹息。“好事者”拍下了这张吻别之照,见证他们曾经纯洁地认真爱过。

  没有钞票,没有关系;没有车子,没有关系;没有房子,没有关系;有了爱情,也没有“关系”。现实就是这样残酷无情。爱情在残酷无情的现实面前,就像一张卫生纸一样脆弱。

羡慕你们,在无情的现实面前,在最底层挣扎的你们,真的真心爱过,有吻作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