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公司动态

获奖征文欣赏 《吻 》 作者 张婧


作者  张婧

《吻 》 作者 张婧.jpg


时隔10年阿天又一次回到了位于武汉的母校,当他开着奔驰G55到达学校学术交流中心(校办酒店)时,门口已经挂了醒目的横幅“求是大学2005届毕业生10周年同学会”,刚把车交给保安,便听到门口有人打招呼。


仔细一看原来是发福的班长小贾, 二人兴高采烈的往饭厅走去,男士的桌上酒已经斟满,女士的桌上的饮料正汩汩冒泡,大家寒暄拥抱加微信。远远的看过去,旁边桌子的一端坐着阿天的前女友乐乐,她穿着浅红色的风衣,乌黑的卷发垂过肩膀,红红的嘴唇,活力四射和旁边人正谈论着减肥美容的话题。和十年前比,身材丰满了许多,但是不能算胖,看样子生活过的很舒心。阿天也端着酒杯,每个桌子走了一圈。然后就是大家一通乱喝,同学中也有眼光势力的,多数还是珍惜这次聚会的机会。


阿天记不清聚会什么时候结束的,住酒店的他反客为主送别了一位又一位同学,头晕晕的沿着校园散步,在一个幽静的湖边,靠着桂花树点上一支烟,一轮明月斜挂在天边,又圆又亮。阿天抬起头吐了个烟圈,低头的时候面前赫然多了一个人,红衣醒目,巧笑嫣然,正是乐乐。


“这么多年了,还是喜欢装神弄鬼”阿天微笑着说,“这么多年了,还是被吓一跳”乐乐伶俐的反击。二人客套聊聊工作家庭之后,空气里多了一些尴尬。一阵沉默后,乐乐幽幽的说 “其实我后面去过好几次那里,发现你已经走了”。


阿天的心似乎漏掉了一拍,夜光下乐乐眼睛里泪光闪烁,仔细看眼角也有了细细地纹路,便伸手摸了摸她脸颊安慰道“事情已经过去那么久了,现在大家不是好好的吗?” “我不好,一直有找过你。。。”乐乐开始呜咽,阿天把乐乐圈在怀里拍着她的背,一对小情侣经过时对阿天善意的笑了笑。


阿天嗅着桂花香味,近处的湖面平静的像一面镜子,水底的月亮和岸边稀疏芦苇交映成趣,散发出清冷又皎洁的光芒。当乐乐停止哭泣,泪眼朦胧的抬头看他时,仿佛十年前的时光静止在这一刻。阿天在乐乐眼中看到了自己,似乎还是十年前意气风发的样子,再往下是鲜艳的红唇,起伏的曲线。于是轻轻的吻了下去,乐乐头发上总是有着淡淡地、暖暖的香味,阿天似乎沉醉在这月色中。。。


二人回到了酒店……(此处省略1千字),第二天清晨阿天起床穿好衣服,乐乐还在沉睡。阿天下楼结账,安排早点送餐,然后取了车开往高铁站。


高铁上,阿天回忆起交往和被分手的点滴情形,起初心里的愤怒和委屈如野火般肆意流淌,而过了长沙站时一切都归于平静而有序。

列车到广州时一切回忆似乎戛然而止。出站口处却惊喜的发现妻子小艺抱着女儿在等着他,他赶紧快步上前接过女儿,想要亲吻小艺,小艺红着脸推开问“同学会好玩吗”,阿天打了个哈欠“特别无聊,以后不参加了”。


一家人坐地铁回家,阿天赶紧去洗澡。等洗完澡出来,小艺正在忙碌做午餐,女儿在客厅玩玩具,衣服已经在洗衣机里洗着了,桌子上是从裤兜里掏出来的杂物,手机、耳机、名片、发票、餐巾纸等一堆。阿天简单地清理着,顺手把一张汽车租赁公司的名片扔到垃圾桶里。


“爱而不离,离而不爱”,和平年代的破镜重圆多数是20%的愧疚+40%的不甘+40%的酒精催化,乐乐说的没错,我确实找到了更好地女孩子。阿天暗暗地想,弯下腰轻吻了女儿粉红的脸颊,便朝厨房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