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USTRY NEWS
业内资讯

{15329}2015100221441154973540.jpg

前不久,美国证监会SEC)调查发现,安永一位高级合伙人与其负责审计上市公司首席财务官保持不适当的亲密友谊关系,另一位高级合伙人与其负责审计的上市公司首席财务官卷入恋爱关系。SEC认为,安永意识到了这两段不恰当关系,但未采取任何行动。

于是,SEC宣布,对安永处以930万美元的罚款,原因是安永两位审计合伙人与两家上市公司重要客户的关系过于密切,违反了旨在确保公正审计的条规。

“安永没有采取足够举措来察觉或者阻止这些合伙人与客户建立过于亲密的关系,违背了他们作为独立审计人员的角色。”SEC执法部主任安德鲁·塞雷斯尼表示。

从某种意义上说,930万美元更应被看作是审计独立性的价值体现。

“法不容情”

这也是监管机构首次针对大公司员工和外部审计员之间的私人关系采取执法行动。

SEC调查发现,安永纽约审计团队前高级合伙人格雷戈里·贝德纳与客户的首席财务官“维持着不正当的亲密友谊”。格雷戈里·贝德纳拿出逾10万美元款待这位首席财务官及其儿子。在这起案件中,安永同意支付497.5万美元罚款,格雷戈里·贝德纳必须支付4.万美元罚款,并被暂停执业3年。

安永另一个审计团队的前合伙人帕梅拉·哈特福德,与所审计的一家房地产资信托公司的首席财务官罗伯特·布雷勒保持恋爱关系,后者在2014年离开了这家公司。哈特福德的上司———安永合伙人迈克尔·卡缅斯基知晓两人关系,但未能展开合理调查,或在内部提出关切。安永同意为此案支付436.6万美元,哈特福德和布雷勒同意各自支付2.5万美元罚金。

哈特福德和卡缅斯基都被暂停执业3年,布雷勒被暂停执业1年。

安永发言人公开表示,此案件牵涉的个人“违反了多项安永的政策,隐瞒了他们的行为,而这种行为有违安永的行为、文化、价值、政策和培训全球守则”。

简单地看,因为与客户存在私人感情就被课以重罚,似乎不近人情,但在南通市注册会计师协会副秘书长刘志耕看来,这实属应当。“从证券法规的角度来看,审计师实质上的独立性和形式上的独立性同样重要。审计师除了对财务报告的计算要准确无误,还要在客观公正环境下完成审计工作。”他认为,独立审计师承担着对社会经济发展的巨大责任,安永的此次事件对整个社会的诚信、审计师形象、对资本市场信心的影响和破坏都是巨大的。所以,“上述处罚合情合理”。

根据监管规则,审计人员被禁止与客户关系过密,否则将违反审计机构的独立性原则。事件虽然发生于美国,但对全世界的注册会计师都提出了明确、严厉的警示,即审计独立性必须得到应有的维护。

湖南国有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财务管理部部长朱锡峰说:“这是对国内事务所的重要警示,行业协会要加强独立性方面的监管,注册会计师更要有执业操守。”

独立性不可侮

如果全面衡量审计独立性的真正价值,930万美元并不算多。

在国际国内公认的概念中,审计独立性是指注册会计师不受那些削弱或纵是有合理的估计仍会削弱注册会计师做出无偏审计决策能力的压力,以及其他因素的影响。这对审计工作来讲至关重要。

独立性要求注册会计师与被审计企业或个人没有任何特殊的利益关系,如不得拥有被审计企业股权或承担其高级职务,不能是企业的主要贷款人、资产受托人或与管理当局有亲属关系等。否则,就会影响注册会计师公正地执行业务。

“独立性是注册会计师执行审计业务的职业道德精髓,没有独立性就没有立足之本,这是必须遵守的行规。”德勤华永会计师事务所注册会计师庄峻晖对记者说。

一位会计事务所合伙人也对记者表示,在通常情况下,客户公司会向审计师发邮件确认是否有关联人士在本公司,以判断审计师独立性是否有问题。“如果关联人是上市公司高管这个级别的话,相关审计师理应无条件回避这个项目。”当然,人是情感动物,似乎难有办法彻底消除审计师在与客户公司职员的工作交往中,建立起亲密情感关系的可能。

事实证明,审计独立性一直是审计业务的根本准则和基本原则,是被审计准则给予最大保护的事项,即便这样做会存在“矫枉过正”的可能。

刘志耕认为,尽管有了对独立性较为严密的规定和要求,但还必须有严格的执行和必要的惩戒,要让审计师充分认识到对独立性的要求不是摆设。为此,相关管理部门要更多思考和研究对独立性从根本上严格认真执行、防范漏洞的具体措施,委托审计单位也要积极配合注册会计师对审计独立性的要求。另外,加强对注册会计师职业道德修养的提升、职业精神的塑造,也十分重要。只有多管齐下,使得注册会计师的独立性能够在最大程度上得到保障,才能进而寻求事务所审计质量、企业财务信息质量的提高。

“恪守独立性原则并非是要让注册会计师与客户员工成为敌人,而是要以独立性为底线,把握好相互交往的一个‘度’。对这个‘度’的判断,还有待于我国注册会计师在今后日常审计实务中认真把握和控制,除了遵守法律法规,也不能忽视审计人员的自我觉悟和自我约束。”刘志耕说。

 作者:何欣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