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USTRY NEWS
业内资讯

审计:以会计信息还原历史活动--政府审计审什么

声明:本文由郭永清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个人,文中部分图片来自于网络,感谢原作者。

按照普通人的理解,审计就是查账,翻合同、翻凭证对账目。这个理解对,但是不够全面。

我们在很早之前讲过什么是会计,什么是不做假账。会计是十个字:“过程的控制”和“事后的总结”;不做假账是保证过程跟总结吻合,也就是纪实文学。这也是昨天《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提高上市公司质量的意见》中“二、提高上市公司治理水平”第一条就是要“(一)规范公司治理和内部控制”的原因。没有内部控制保证过程的合法合规真实,事后会计记账就没办法保证得出高质量的财务会计信息。当年,美国萨班斯法案也是这个理儿,强调上市公司必须加强内部控制。内部控制控什么?就是控经济活动的过程。

会计强调业务过程的控制,那么,对会计进行审计就要强调对业务过程的核查。所以,审计除了查账、翻合同凭证、对账目外,就是根据这些资料,去还原业务的过程,尤其是要判断重大的业务过程和会计资料的总结是否吻合——完全一致,满分,要奖励;不完全一致,有一点点差异,扣分,要整改;完全不一致,零分,抓人。

从会计和审计对过程的管控和核查的角度来说,真地是“莫伸手,伸手必被抓”,因为“假的真不了”,除非是相关证据、证人消失殆尽。不过,随着信息技术的应用,现金交易的减少,这种可能性越来越低了,只要交易就会留下痕迹,只要活动就能复原。连獐子岛的扇贝都能用北斗导航复原出来,更不用说涉及到资金流转的痕迹了。

 当前,我国各级行政部门都设有审计部门,中央一级是国家审计署,省一级是审计厅,市一级是审计局。常规操作,每年要对同级行政部门进行轮流审计。对于政府审计部门来说,对所有经济业务进行一视同仁地审计,无异于大海捞针,很难高效地判断是否存在问题。为了提高效率,一般来说,会根据一些标准来选择审计切入点:重要账户;一定金额以上的业务和交易;占收入或者资产一定比例以上的业务和交易;风险导向下的重要风险点;等等。

 审计中,还有一个方法可以提高效率,那就是按照常识去判断是否符合常理,如果不符合常理,一般来说“事出反常必有妖”,顺藤摸瓜,很容易发现问题。当年铁道部刘志军的案子就是这么出来的。听上去,就有点像侦探推理一样。

 “刘志军案”发端于审计。审计署要审计铁道部,就必然要审计高铁项目。审计署要审计高铁项目,就必然要审计高铁工程施工单位,如果只是审计铁道部,意义不大,也很难发现是否有问题,这就是延伸审计——审计要有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精神和决心。审计高铁工程施工单位,就必须追查这些单位的分包招投标情况——除了零星的现金支出,一般超过规定金额就必须走招投标程序。这就像侦探一样,不仅局限于案件本身,还要讲究证据链条、时间线等等。

 

第一步,寻找异常(类似于侦探中的发现嫌疑人)。

那审计人员是如何发现本案的问题线索的呢?当年审计铁道部的审计组注意到,在诸多参与京沪高铁建设的施工单位中,有一家的主业中标了一个标段高铁建设工程的X公司,其主业却并非铁路建设。一般来说,铁路建设是比较专业的施工领,中标的公司一般为铁路建设的专业公司,这显然不符合常理,因此审计组就从这家企业入手开始外围审计——从不符合常理的异常现象中找到审计工作的突破口。

 

第二步,发现线索和初步证据(类似于侦探中的破案线索和先期证据)

审计人员在审计X公司时发现,从2008年年底到2009年年初,X公司以委托对方代为采购设备的名义,累计将5000万元汇给北京东润吉源经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润公司”),对方也未开具发票。5000万元的采购,居然没有任何招投标资料,不符合X公司的常规做法。东润公司是在2000年注册成立的企业,2008年10月已经被吊销营业执照,X公司汇入上述5000万元设备采购款,是在东润公司吊销营业执照之后。试想,汇5000万元到一个已经吊销的公司去,这是正常人干的正常事情吗?审计组挖到了案子的第一条大鱼——东润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丁书苗。

 

第三步,扩大审计范围(类似于侦探中的摸排社会关系和相关利益人员)

在审计中有一个著名的理论:“冰山理论”。意思是说,发现的问题,往往只是冰山一角,更多的问题掩盖在水下面。这就有点像蟑螂一样,厨房里一旦发现一只蟑螂,那一定有更多的蟑螂。

上述发现的X公司的问题只是京沪高铁建设项目中一个标段发生的问题,其他标段有没有类似的问题呢?于是,审计组负责人安排审计人员对京沪高铁中标施工单位逐个排查,重点核实有无以虚假合同、虚假发票或咨询费、中介费方式转移资金问题。审计组也派出审计人员专门负责延伸调查丁书苗及其家族成员和所控制企业的经营业务和资金收支情况。很快,审计组发现,另外一家中标施工单位Y公司于2009年12月29日至2010年1月4日,分4笔从结算账户中隐蔽转出资金9936万元,以“投标保证金”名义汇入青岛某民营咨询公司,未在Y公司会计账簿中反映。延伸审计发现,该民营咨询公司已经注销了纳税登记,在其收到所谓的9936万元“投标保证金”后,将其中5468万元转入丁书苗及其子女的银行账户,其余资金汇入山西省某家企业。审计人员预感到,Y公司与X公司一样,很可能也是在给丁书苗支付中介费。于是,审计署第二次向中央纪委移送了与丁书苗有关的京沪高铁建设项目案件线索。

在审计组审计京沪高铁某客站建设工程中标施工单位Z公司时,审计人员又有新发。Z公司向丁书苗控制的这家民营咨询公司支付了6700万元“中介费”。中介费?这么大金额的中介费?而且是支付给一家已经注销了税务登记的咨询类公司?面对审计人员的追问,D公司提供了所谓的咨询服务合同。合同明确约定,“确保Z公司中标高铁工程项目”,“按工程中标价的3.5%~4%收取中标服务费”。延伸调查资金流向发现,这笔中介费分15笔转至丁书苗等人的个人银行账户。

 

第四步,找到幕后实际操控者(类似于确定侦探中的主谋)

这个步骤,要遵循实质重于形式原则。

X公司、Y公司、Z公司,这些公司为什么要给丁书苗支付中介费?审计人员基本认定,丁书苗就是帮助上述施工单位中标京沪高铁建设工程的“黑中介”。这足以说明丁书苗的确有靠山,能操纵京沪高铁招投标,那谁能让丁书苗轻易地对外承诺“确保中标”呢?审计组进驻京沪高铁公司,对京沪高铁招投标资料、评标资料逐项深入分析,重点核查和了解向丁书苗支付巨额中介费的上述3家施工单位的招投标情况和资料。招投标资料显示,上述3家施工单位在参加招投标时均存在这样那样的违规问题,但是都能顺利通过资格审查。进一步审查评标资料发现,评委集中给上述3家施工单位打出最高分,且都是远远高于其他未中标单位的分数,人为控制招投标结果的痕迹非常明显。一切不寻常的细节都若隐若现地暗示,丁书苗在铁路建设的主管部门确实有“靠山”,能够帮助她操纵京沪高铁建设工程的招投标。

审计人员在与京沪高铁公司及中标施工单位的有关人员座谈时了解到,丁书苗在铁路系统的“能量”极大,好多施工单位确实需要找到丁书苗才能确保中标高铁建设工程。有关部门后来的调查证明,赋予丁书苗如此神奇“能量”的正是刘志军。在京沪高铁建设工程招投标过程中,刘志军屡屡打招呼帮助施工企业中标,由丁书苗向中标企业收取高额中介费。

从会计对经济活动过程的控制和审计对经济活动过程的核查可以看出,不管是上市公司,还是政府部门,不仅要保证原始发票、合同没问题,更要保证所对应的经济活动的过程没有问题。

 

那么,从审计的角度,怎么能够还原重要的经济活动呢?最重要的是三个方面的支持:一是需要会计信息,二是需要当事人补充,三是资金流水痕迹。所以,大家平时看小说、影视作品或者各类案件纪录片的时候,反审计主要从上述三个方面来做:一是毁灭会计档案,比如纵火烧毁、用水淹等等;二是互相串通,甚至杀人灭口,比如在《人民的名义》中就有俩会计被灭口;三是现金交易避免资金流水痕迹,所以大家看大案要案,很多贪官家里都搜出了巨额现金。为了反反审计,或者说为了提高审计的效率,现在行政事业单位超过规定金额的交易,都必须刷公务卡,就是为了留下详细的资金流水痕迹。从社会层面,为了反洗钱,现在银行的管理也越来越严格,包括对异常账户的监控、存取规定金额以上现金的限制,等等,都在减少现金交易的频率和总额。对于各类大单位的经济活动,显然不仅仅涉及到影视作品中的会计而已,会牵涉到很多人,要把这么多的人都灭口,显然难度很大,比如前面铁道部的高铁工程,就涉及到多家单位众多人员。

 

一个单位花出去的每一分钱,会计都记过账,从理论上来说,每一分钱都是可以追溯还原的以及确认是否有人在说谎。因此,会计和审计在反腐倡廉和建设廉洁政府中,可以发挥巨大的作用。